2014 年


2014-06-27

竹鶴政孝,用生命釀造琥珀之水

<飲酒過量 有害健康>

你知道嗎?日本威士忌曾打敗蘇格蘭威士忌,獲得世界第一。你知道日本威士忌之父 - 竹鶴政孝出身於廣島釀造清酒之家,隻身到蘇格蘭學習正統釀造法,還娶了蘇格蘭美女回日本,釀造出日本第一瓶威士忌「白札」嗎?

六月中到東京出差時,恰巧有機會喝到竹鶴17年的威士忌,與前輩聊到這隻威士忌的傳奇故事,也回想起之前在漫畫「Bartender 王牌酒保」中看過余市威士忌博物館的點滴,這次想跟大家分享關於竹鶴政孝一生的堅持與際遇。

出身於廣島清酒世界的竹鶴政孝,第一次喝到琥珀色的威士忌,對於杯中的香氣、入喉的甘洌,感到十分訝異。長大後的竹鶴政孝,決定自己去找答案。24歲的他獨自來到蘇格蘭留學,學習釀造正統蘇格蘭威士忌。這段期間,竹鶴做別人不願意做的工作,付出比別人更大的努力,終於獲得老師傅的青睞,慢慢開始接觸威士忌釀造的奧祕,更寫下了知名的「竹鶴筆記」,成為在日本釀造威士忌的重要指引。

年輕的竹鶴不僅徹底愛上了蘇格蘭威士忌,更與一位蘇格蘭美女邂逅,兩者結為連理。回到日本後,異國的婚姻、對釀造威士忌的渴望,不被傳統的清酒酒造之家所接受。1924年,30歲的竹鶴政孝幸運的遇上了正在籌備釀造威士忌的三得利公司創辦人鳥井信治郎,兩人在京都西南方的名水之地建造了山崎蒸餾廠,5年後日本第一支國產威士忌「白札」誕生。

完全承襲蘇格蘭威士忌傳統的白札,煙燻味較重,當時難以被日本民眾所接受。鳥井信治郎認為,東方人與西方人先天口感喜好不同,應該改良成適合日本人口味的威士忌。在理念不合之下,兩人決定分道揚鑣,竹鶴政孝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北海道找到緯度、天候、水質與蘇格蘭非常接近的余市鎮,繼續往自己堅持的道路上前進。 

然而,釀造威士忌需要時間,在釀造成功上市之前,就是要持續燒錢。於是,竹鶴政孝在1934年同時設立了大日本果汁株式會社與余市蒸餾廠。竹鶴政孝先賣余市特產的蘋果汁維持生計,經過5年的等待,1939年第一支忠於自己所堅持的「日果威士忌 Nikka Whisky」上市了。距離竹鶴政孝到蘇格蘭留學,已經過了21年之久。

好不容易等到產品上市,卻遇到了戰爭與戰後的經濟大蕭條,這段期間威士忌不僅是管制品,也是奢侈品。市面上充斥著廉價的三級威士忌,但竹鶴政孝仍堅持販售品質不妥協、價格一致的純正威士忌。竹鶴政孝擁有標準的「職人」氣質,對品質絕不妥協,不容許偷工減料,追求徹底的品質主義。謹守傳統,不求快或方便,相信「沒有訣竅,只有等待」,這種職人的固執貫徹一生。

2001年,日果威士忌的「余市10年」,在英美威士忌評比中壓倒群雄成為第一,震驚世界。在1979年過世的竹鶴政孝,很可惜沒機會看到自己堅持釀造的威士忌得到世界第一的肯定。從留學到日本奪下威士忌酒世界第一,經過了80多年時間,現在日本不論在質或量都可稱為威士忌大國。

村上春樹寫道:「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當然,就不用那麼辛苦了。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只要接過去安靜地送進喉嚨裡去,只要這樣應該就成了。」竹鶴政孝賭上他的人生,追求的夢想是在日本釀造琥珀色的「生命之水」。然而,堅持自己的理念需要勇氣,更需要智慧。

釀造威士忌的過程需要等待,而大日本果汁的成功挹注了余市蒸餾廠所需的營運資金,培育了未來成功的契機。在一次又一次的阻礙與挫折中,我們是否仍願意勇往直前?人一生願意用多少的時間去實現自己的夢想?願意等待多久來證明自己的理念?六月中邂逅的這一杯竹鶴17年威士忌,帶給我的不只是故事,而是對於理想的堅持、對生命的熱愛!

 

<飲酒過量 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