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2016-10-03

百元理髮與破壞性創新

對男生而言,理頭髮不過是把頭髮修理整齊的例行公務,談不上太複雜的設計與花樣。自從日本開始流行快速剪髮以來,百元理髮的小店在台灣大街小巷也逐漸蔓延開來。3 坪大的小店面,設有自動售票機,投入 100 元紙鈔後,一切按照標準作業程序進行,幾分鐘內就根據客人的需求完成了頭髮的修剪。如果要洗頭,只要多投 10 元硬幣,即可洗個清爽的頭,再自助擦拭吹乾。

慢慢的,巷弄間有些剪髮定價 300~500 元不等的傳統理髮老店,生意受到不小的打擊,面臨客戶快速流失的窘境。有些店面乾脆改做百元理髮,更有些店家直接關門退休不做了。

過去這兩個月,我也嘗試過好幾次百元理髮,親身體驗 100 元與 500 元之間是否有五倍的差距。並思索著這算不算破壞式創新?根據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創新理論大師克雷頓.克里斯汀生(Clayton M. Christensen)提出破壞式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理論,明確區分市場為「低階市場」與「創造新市場」兩種破壞性創新類型,對應著「感覺服務過度的」顧客以及「未消費的」顧客,便是「破壞式創新」者的機會。

對我而言,500 元以上的理髮服務,確實有些過度服務的地方,包含前後兩次洗髮時間過長,設計師同時服務多人交錯作業,增加許多等待的時間。百元理髮低價、快速的特色,確實可以節省許多寶貴的時間,達到理髮的目的。剛接觸百元理髮之際,我心裡盤算的,100 元的價格可以讓我每週來修剪頭髮,一個月下來相較於 500 元的價格還能節省 100 元啊!這樣它應該算是「低階市場」的破壞性創新吧!?

然而,經過了這兩個月幾次進出百元理髮的體驗,發現了這樣的服務並無法滿足理髮的基本要求。由於一切作業都已經SOP 化了,負責理髮的人員多半是沒有經驗的新人,根據客戶長度的需求,裝上對應的套頭,三兩下即可推剪出正確的長度。乍看之下,迅速確實的完成了理髮的效果,但仔細檢視細節,可以發現頭髮參差不齊。由於缺乏專業知識與經驗,忽略掉每個人有不同的髮流與髮質,頭髮稍微長出來之後,更顯得凌亂不堪。

經過這幾次的親身經歷後,決定還是回到正常的理髮,雖然稍微花多一點時間,但可以根據每個客戶的需求與特性,剪出合適的髮型,留長之後仍舊可以順順整理。修理頭毛這樣簡單的事情,其實還是蘊含的許多專業與經驗,並不是簡單的工具與 SOP 就可以輕易取代了。事實上,近年來日本的快速剪髮已改變往常以低價為訴求,而是將快速又有型視為核心價值。

回到 Openfind 最熟悉的電子郵件服務的領域,Email system 不外乎就是提供穩定收信發信的基礎服務。市面上從免費、低價、中價、到高價位等產品與服務競爭者眾。面對這麼多的選擇,對企業客戶而言,價格多半是優先、甚至是唯一考量。但為了價格犧牲掉品質,影響到企業運作的效率與競爭力,就得不償失了。

標榜的最低價、隨口就可以喊出內含 5 年維護服務的廠商,真的能夠提供令人滿意的服務嗎?1971 年發明的 Email 技術固然已經相當成熟,但每天都還是面臨新的挑戰。唯有具備豐富經驗的團隊,才能根據企業客戶的需求,提供適時適當、與時俱進的專業服務。

與其訴求市場最低價,Openfind 矢志成為企業客戶最佳企業溝通與協同作業的混合雲解決方案提供商,我們會持續精進自己、傳遞價值,伴隨客戶一起在成長的道路上前進。